来查查资料

2017-10-14 04:14

大家口中的老朱叫朱传国,今年53岁,他开办的增知书店是合肥市最老的旧书店之一。书店位于六安路上,看上去很寒酸,但进门之后往往惊喜连连。作家、教师、自由撰稿人无数爱书之人将这家旧书店当做自己的精神港湾。然而从今年开始,老朱的店一直关着门,关心他的人打来电话,能听出他嗓音沙哑:生病了,好了就开门。

这几天,省城读书圈里不少人议论着一个叫老朱的人:听说他生病了,以后想买中意的旧书就难喽!

大学教授、知名作家、媒体人年复一年,朱传国以书会友,在这座城市里结识了许多像他一样爱读书的人。有的人几乎每星期都要来一两次,一呆就是半天、一天,而且喜欢一头扎进这放着几万册旧书的仓库里边看边找,觉得特别过瘾。老朱说,和其他旧书店不一样的是,顾客来自己店里,任凭怎么翻看,他都是非常欢迎的,都是爱书的人,所以他们有的时候不买书,来查查资料,我也非常欢迎。

他家的书非常特别,民国时期的旧籍珍本、新中国建立初期的社科文艺著作、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各种画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版的中外名著等等,平时很难见到的书都能从他那里淘到。安徽大学一位老师告诉记者。

然而,今年春节之后,老朱的增知书店却一直没有开门。许多爱书的人纷纷打来电话给老朱,电话那头的他嗓音带着明显的沙哑:我生病了,好了就开门。大家不知道,接电话的老朱正在医院里治疗。其实早在2013年夏天,感觉身体不适的老朱到医院检查时就已经发现,自己患上了直肠癌。

近些年,老朱用心撰写了《收书笔记》,已经写成厚厚一大本,生病期间也没有中断。往后如果能出版,一定是一本有趣的书话,里面许多收书的故事特别好玩。他对记者说。

1999年2月的一天,老朱路过宿州路时,发现庐州烤鸭店门口约60米长的街面上都是卖报纸期刊的摊位,有将近20家。当时靠近北边有几个摊位空着,有一个纸上写着出售二字。老朱下车一打听:每个摊位1000元,他和妻子商量后决定买个摊位卖旧书,省得起早贪黑上花冲公园。说干就干,夫妻俩第二天就交了定金,摊位号14。当年夏天,摊位在宿州路文化一条街上开起来了。朱传国自己也没想到,头一个月他就盈利了。渐渐的,书摊的生意日益红火,顾客越来越多。

1992年,朱传国忽然下岗了,一连几年都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随后在机电公司工作的妻子也下岗了。就在两人一筹莫展时,有一天,朱传国面对着家里几大柜子的旧书时,突然想,旧书市场上有那么多人买书,我为何不摆个旧书摊呢!随后,夫妻两人开始轮流去花冲等地摆摊卖旧书,每天刚蒙蒙亮就蹬着自行车出发了。

病情渐渐严重,转了多家医院,化疗、放疗老朱一天天消瘦下去。2013年做了手术,今年春节前又复发了,而且还比较严重。老朱的爱人陈女士告诉记者,老朱在病房里也总是惦挂着许多爱书的朋友,而且只要身体情况允许,就要让家人扶着他,到书店坐坐,他对书店和买书的人,都惦记得很。

还有一些老朋友会直接就告诉朱传国自己想要的书籍,老朱在平时收书的时候就会特别留意,收到后,再打电话通知他们。

昨天,一些顾客、朋友知道老朱的情况后,开始在朋友圈发微信,要到老朱的书店里去淘书。他店里有几万本很好的书,是一座城市的文化书店。我们也呼吁爱读书、爱文化的人一起去他的书店淘书。也是一起帮帮老朱,也帮帮这家合肥最老的旧书店。一位顾客告诉记者。(新闻来源:安徽网)

朱传国常常自诩为文化摆渡人,他说,现在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旧书的价值,故纸留香,这里面其实含有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他还曾对老朋友们说,如果身体允许,准备再干上个十年八年的,一直到老了干不动为止。

朱传国自己就是个爱书的人,尤其是旧书。高中毕业后参加工作,他最大的嗜好就是买闲书。上个世纪80年代,他在逍遥津儿童商店上班,没事就逛书店,当时卖旧书的包河公园和花冲公园两个地方,他更是每个星期都光顾。

随着收来的旧书越堆越多,一个小小的书摊已不能满足朱传国。2000年6月,他在六安路租了个门面,恭恭敬敬地挂出增知书店的招牌。他说,这个店名很简单也很实在,就是读书增长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