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主张低调

2017-10-14 04:14

等离子已经是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了,这个产业的生命周期已经终止了。我们的企业,包括政府,在未来产业的判断方向上不明确,造成了今天这个被动的局面。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说。

按规划,鑫昊公司将建设一条年产能为150万片(42英寸计)的等离子面板生产线,有望每年拉动上下游产业链新增产值100亿元。

这个项目一直是长虹在经营,必须落到长虹去,这也是在履行我们跟长虹的合约。合肥市新站区管委会副主任秦远望说,(长虹)肯定会回购这20%,100%它都会回购。

据悉,鑫昊厂房所在地的地块原先是紧邻的合肥乐凯公司的。合肥市新站区一开始给鑫昊划定的厂址位于铁道边,但是生产等离子面板的一些高精度设备必须要安置在防微震的环境中,铁道边火车的震动会影响设备精度。

例如,为了帮助鑫昊从乐凯手里拿到这块地,合肥新站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李武好为此事专门飞到位于河北保定的乐凯总部至少两次。最终乐凯同意出让地块,鑫昊项目得以如期动工。

2009年,京东方集团投资175亿建设的六代线项目在合肥新站区开工,当时合肥市提出力争通过5年至10年的努力,把合肥打造成为全国重要的有国际影响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平板显示产业基地。

现在在正常生产,我们主张低调,我们不报道。鑫昊公司总经理田晓红如是回应记者的求证。该公司综合管理部部长王振江也以不了解情况,没办法回答为由拒绝采访。

但在成立之初,这家企业承载了合肥市打造全国性平板显示产业基地的梦想,在官方的表述中被称为支柱企业。彼时,当地政府雄心勃勃,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我国的液晶平板显示器产业发展上去。

我们来这边,十个亿政府投,十个亿政府协助我们贷款,我们把这个线做起来了,今后还要被长虹回购,等于是政府借钱给你,你把企业做起来之后再还给政府,鑫昊公司一位内部人士如是说。

当年9月,由合肥新站区下属合肥鑫城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投资20亿元注册成立的鑫昊公司在该区破土动工。

我们名片上的邮箱原先为了保密用的是自己注册的私人邮箱,现在用的是长虹的企业邮箱。鑫昊综合管理部部长王振江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

生产都存在问题,一位接近长虹集团高层的人士说,他们(鑫昊团队)现在是不太好做。公司放了很长时间的假,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一位从鑫昊离职的前员工如是说。

在官方解释中,这是国资的有序退出,以前是我们的国资公司持有股份,政府不可能永久地办企业。合肥新站区管委会副主任秦远望说。

当时的协议是长虹出经营和技术管理团队,由合肥新站区投资,建成后适当的时候再由长虹回购。一位鑫昊公司内部人士称。

公告内容显示,安徽鑫昊等离子显示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昊公司)20%股权以底价2亿元进行公开转让。这家2009年由地方政府平台公司投资20亿注册成立的企业,三年时间账面净资产不到10亿,意味着三年亏损10亿元。

2009年,一个来自四川的数十人的技术经营团队低调进驻位于合肥市东北角的新站区管委会,负责由中国第二条等离子面板生产线项目。

但谁会想到,这样一家由地方政府保驾护航的企业,会在三年内亏损10亿元,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烫手山芋!

截至2012年9月30日鑫昊公司财务审计情况显示:公司资产总额约24.5亿,负债总额14.8亿,账面价值9.6亿。

11月26日,合肥招标投标中心的一则公告,揭开了合肥市政府一段辛酸往事。

别说是鑫昊了,就是长虹自己在四川做的国内第一条等离子生产线,号称投资了6亿多美元,现在也几乎处于停产状态。知名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如是说。

虽然根据合肥官方的说法,此次股权转让是按照当初跟长虹的协议来推进的,但合肥方面在这个时间点选择转让股权还是引发各方猜测,被视为丢包袱之举。

隐秘的合作背后,显示了当地政府对于通过培育产业集群来引导投资和拉动经济增长的迫切愿望。

当时世界范围内的知名等离子生产企业如日立、三星、索尼等已经开始陆续退出该领域,日立淘汰的生产线被合肥购得,与日立的购买谈判、协议签署等均由长虹的代表完成。

《中国(合肥)平板显示产业基地总体规划书》显示,基地规划总面积204平方公里,首期启动面积87平方公里。整个基地围绕大项目-产业链-产业集群-产业基地的发展思路来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