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花了3000多万

2018-01-10 12:38

谢根荣先向银行提供了造假的企业财务报表等材料,然后领着颜林壮等人参观了专门用来存放两件“玉衣”的“根荣陈列馆”。

案情

最终,审计署在审计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时发现问题。2008年3月,谢根荣、颜林壮等人被抓。至案发时,谢根荣骗贷的钱有5.4768亿余元无法归还。

顶级专家的集体签名,让颜林壮和赵峰相信了谢根荣,觉得即便他有骗贷嫌疑,但华尔森集团毕竟还是一个非常有实力的企业,不会欠贷不还。另一个问题是,当初按揭贷款是颜林壮批下来的,如果骗贷的事情暴露,作为行长的他乌纱难保。

谢根荣一审被法院以贷款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被评估报告蒙蔽了双眼”的颜林壮和赵峰,因犯违法发放贷款罪、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被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和19年。

一起巨额贷款诈骗案透露出惊天秘密: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等5名顶级鉴定专家,为骗子自制的“金缕玉衣”开出24个亿的天价评估。

谢根荣一审获刑后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目前二审仍在审理当中。

银行行长被“蒙蔽” 再次提供资金4.56亿

贷款变成公司“古董”

在“中国400富人榜”中,华尔森集团总裁谢根荣一度名列第163名,资产6.2亿元。但没人知道,这些钱是从银行骗来的。

买“文物”意在洗钱

建行两位行长由此轻信了骗子的经济实力,发现被骗贷6个多亿后不但未报案,还继续为其违规提供资金4个多亿,导致银行最终损失5.4亿多元。

对此,华尔森集团财务人员蒋某某称,集团的资金使用权由谢根荣掌握,审批只是个形式。谢根荣从公司拿走的现金,后来董事会决议以公司名义收购谢根荣手里的古董冲账。

后经法院查明,这部分的累计金额达4.56亿元。被抓后谢根荣曾满不在乎地对民警说,那段时间光请客吃饭,他就花了3000多万。

时任华尔森集团执行总裁的郎某为谢根荣的行为作出更明了的解释:买文物的用意就是向外洗出大量的现金。

颜林壮最终做出错误决定:瞒住上级,通过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方式为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帮企业发展起来,把问题“消化”。

这样一来,资金相当于做了个“乾坤大挪移”,从银行骗来的贷款变成“古董”放在公司,而“买古董的若干个亿”不会给其他的古董商,自然会到谢根荣个人的兜里,成为干净的钱。

涉嫌骗贷被行长发现

2002年底,建设银行某支行行长颜林壮和副行长赵峰凭借经验,发现华尔森集团在骗贷,为此找谢根荣谈判。

谢根荣指着一件“金缕玉衣”对颜林壮说:“全世界只有两件,专家已经做过鉴定,市场估价24亿。它在这儿,我还能赖着你们区区几个亿不还?集团只是一时资金周转困难,只要我们通力合作,还清贷款肯定没问题。”说完,谢根荣出示了有5位国内顶级古董鉴定专家签字的评估报告。

经过三个月的努力,记者翻阅350多本卷宗,联系到当时的鉴定专家深入采访。他们承认,评估时大家连“金缕玉衣”的玻璃罩子都没打开,只围着走了一趟,“过程不太合规矩”。

顶级专家评估出24亿天价

富豪自制“金缕玉衣”

在谢根荣贷款诈骗案的卷宗中,有一份证人牛福忠的证言。谢根荣的一审判决书中摘录了其中的一部分:谢根荣有两件“古董”,一件是“金缕玉衣”,一件是“银缕玉衣”。其实,两件“玉衣”是我用他给的玉片穿出来的,不值钱。他坚持要我找专家给这两件“玉衣”做评估,我就找了原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长王文祥。王文祥又找了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等4位专家,一起给“玉衣”作出评估报告,评估价24亿。谢根荣给了专家几十万的评估费。

2000年9月,谢根荣伪造555份房贷合同,以假按揭的方式从建设银行骗贷6亿多元。但谢根荣不傻,他早早为自己留下后路。本世纪初,媒体突然开始报道一位叫谢根荣的“古董收藏家”。

古董专家签字成“挡箭牌”

买“古董”更重要的用途在后头。